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军史研究

访新中国第一位女大使

日期:2018-06-07 18:55:50   浏览量:57

  1997年夏天,我们应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的邀请,去北京参加长篇文学专著《石勒传》的定稿会。在京期间,我们曾慕名专访了新中国第一位女大使、朝鲜著名作曲家郑律成的夫人丁雪松女士。在台基厂大街的一幢典雅别致的红砖楼里,我们叩响了丁雪松家的大门。听说我们是从太行老区来的,丁雪松显得异常激动,就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热情地款待了我们。一阵寒暄之后,我们的思绪使随着丁雪松那刻骨铭心的记忆,一同回到了她曾经度过的那段早已成为历史的峥嵘岁月。

  硝烟中的异国婚恋

  丁雪松祖籍四川巴县,她早年曾参加中共在重庆领导的抗日救国运动。抗战爆发后她怀着一腔抗日热忱,告别巴山蜀水,奔赴魂牵梦绕的革命圣地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并担任抗大女生队队长。在一次抗大举办的歌咏晚会上,丁雪松惊喜地发现了一位腰杆笔挺、眉宇间显得英俊而刚强的革命青年,他身穿灰色军装,怀里弹着曼陀铃,引吭高唱聂耳、冼星海的歌,以及一些世界名曲。聆听着宏亮抒情的男高音,丁雪松为他那富有音乐天才而且潇洒自如的艺术魅力深深地吸引。原来这位年轻人名叫郑律成,来自友好邻邦朝鲜,他自幼酷爱音乐和舞蹈.天生一副好嗓子。15岁那年,他辞别日军铁蹄践踏下的故土与亲人,乘船经日本长崎到达中国南京,进入朝鲜抗日团体“义列团”所办的“朝鲜革命干部学校”学习,还参加了“五月文艺社”的歌曲创作活动。卢沟桥事变后,郑律成由进步人士杜君慧介招,同时得到著名“七君子”之一李公朴先生的慷慨资助,身背小提琴和曼陀铃,路经西安八路军办事处,踏上了奔赴中国抗日运动心脏延安的征程。到延安后,他先是在鲁迅艺术学院学习,后又到抗大政治部宣传科任

  音乐指导。在延安,郑律成面对火热的抗日生活,以饱满的激情,一连创作了《延安颂》、《延水谣》、《保卫大武汉》、《十月革命进行曲》和《八路军大合唱》等激昂澎湃的动人乐章。当时在延安城的山坡上,郑律成也开始对丁雪松这位系着皮带、打着绑腿的英姿飒爽的女大队长投以钦佩的目光。从此,这对异国革命青年的爱慕之情,便悄悄地在各自的心灵深处荫动。

  那是1938年深秋时节,陕北高原的气候已经转凉。一天,丁雪松回到女生队部那间窑洞,发现窗台上摆了几支马兰花,桌子上整齐地放着两本书,一本是《安娜·卡列尼娜》,另一本是《茶花女》,上面留下纸条:“送给小鬼女军官”,下边落款是郑律成。这时丁雪松才恍然大悟,于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在她心中荡漾起来。1939年元旦前夜,丁雪松特意送给郑律成一张冬雪覆盖着松树的贺年片,以向他传递爱的信息。从那时起,他们便常常一道在延河边漫步,同唱《延安颂》和《寄语阿郎》等抗日歌曲,相互倾吐自己的身世和心曲。这样,秋去春来,长空里的雁阵几度往还。3年之后,他俩的婚礼在鲁迅艺术学院的一间大平房里举行,由周扬主持,八路军炮兵团长、朝鲜人武亭将军参加了婚礼。当时鲁迅艺术学院的师生还专门装饰了松柏树,扎上了五彩缤纷的纸条,上书“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祝词,两位不同国籍的热血青年,几经周折,终于建立了一个幸福和睦的革命家庭。

  难忘太行岁月

  采访中,我们将随身携带的两袋太行山小米恭送给丁雪松。丁老眼里含着泪花,激动地说:“感谢太行人民还记得我们!抗战时期我因工作关系未去过太行山,可郑律成同志去过。他生前曾多次向我回忆起太行山那段令人难忘的岁月。他说过,铸就他一生音乐创作成果的革命熔炉有两座,一座是延安,另一座则是太行山。”

  是的,1942年初夏郑律成听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后,便雷厉风行地化装成种田老农,跟着武亭将军到达八路军前方总部所驻的晋东南,投到太行山火热的战斗生活中去了。当时,天灾与敌祸使太行抗日根据地正处于最艰苦的岁月,可郑律成却始终保持旺盛的革命斗志和乐观主义精神,和当地军民一块儿打游击,一块儿种地搞生产。太行山深处的核桃林里,他倾听八路军首长讲述太行军民“五月反扫荡”的悲壮情景后情不自禁地说:“这才是长了翅膀的诗篇,真正的战歌呀!”清漳河畔的柿子树下,他领着大家一起唱《延安颂》和《我

  们在太行山上》等歌曲,那歌声既有朝鲜的异国情趣,又带着浓郁的太行民歌色彩。那铿锵有力,充满激情的旋律,好像把人们带到了丛山峻岭的太行山巅,倾听那狂风的呼啸和滚滚的漳河水声。当年,太行山上有许多革命青年,就是唱着他教会的战歌,踏上了硝烟弥漫的抗日战场。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郑律成的歌声仍然回荡在太行人民的记忆里。他们传唱着这些永不消逝的歌,以此来怀念这位曾与太行军民同甘共苦的朝鲜友人,铭记中朝两国人民用鲜血与生命凝成的战斗友谊。

  出色的外交风采

  新中国成立后,郑律成先后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中央歌舞团和中央乐团工作,继续从事音乐创作,而丁雪松却历任中央国际活动指导办主任、国务院外事办秘书长、对外友协副会长等职,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投入了新中国的外交事业里。在她的外交生涯中,最精彩的一幕是,历史的机遇与命运将她推上了新中国第一位女大使的宝座。1979年2月23日.这是一个中国外交史上引人注目的日子。在荷兰乌特勒支市附近庄严典雅的苏斯代克王宫,丁雪松身着黑丝绒旗袍,把标有“国字第459号”字样的国书呈递给朱丽安娜女王时,敏感的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纷纷拍下这辉煌的瞬间。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位女大使丁雪松就出现在世界面前。在荷兰的600多个日日夜夜,丁雪松肩负新中国的重托,为促进中荷两国各个领域的友好各作,辛勤操劳,从而在荷兰朝野和外交使团中赢得了赞誉,也为中荷两国关系的发展,谱写了崭新的篇章。

  丹麦王国被波罗的海和北海环抱,是诞生过许多美丽童话的国度。出使丹麦这个如诗如画的国家,便是丁雪松大使生涯中的第二个里程碑。二战以后,丹麦的畜牧业、医疗器械等领域,巳居世界领先地位。丁雪松多次邀请国内的各种团体到丹麦,考察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并把一流的设备辗转购运回国,为改革开放中的新中国输入了新的血液。在离任归国的饯别午宴上,丹麦外交大臣乌弗·彦森称赞道:“丁大使不愧为来自东方文明古国的友好使者,堪称中华民族的女中英杰,她的使命完成得非常出色!”

  当我们告别丁老的时候,抬头望见客厅正面墙壁上悬挂着一幅“青松在风雪中傲立”的油画。我们深深地意会到,这正是丁雪松人生无悔的真实写照与人格魅力的充分展现。丁雪松的名字连同她的外交官风采,已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辉煌史册。

  (责编 曲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