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文献资料 > 八路简史

八路军简史 1941年5月

日期:2010-03-23 15:16:22   浏览量:87

  1941年5月

  1日 冀热察挺进军冀东军分区第12团、13团各一部于玉田县渠梁河一带,伏击由该县城进犯之日伪军,毙伤敌350余人。

  2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对日伪军开展夏季政治攻势的指示,要求抓紧时机,继续广泛深入并分工负责地进行伪军的争取工作,继续对日军进行深入宣传,深入开展敌占区工作,经常派出部队接近敌据点进行武装宣传,切实执行优待日军俘虏的命令。强调应把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紧密配合起来,抓住我军胜利及各地伪军杀敌反正和日军反战、厌战等消息,去促使伪军更加动摇,发动其反正。确定夏季政治攻势至“八一三”纪念日为止。

  4日 第129师新编第7旅、8旅和冀南军区各军分区部队动员群众近7万人,对滏阳河以东、德石铁路以南之敌交通线施行大破击。至9日,共拔除敌据点8处,歼灭日伪军320余人,破毁公路90余公里、封锁沟和封锁墙60余公里。

  5日 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卫生部门的工作问题指示》,指出卫生部门工作的当前任务,应是加强战地救护,开展卫生运动,提高军医技术,筹制更多药材,大批培养干部,争取外来医药人士,整理医院,在比较巩固的地区,则建立中心医院。指示还对如何完成上述任务提出了要求和办法。

  △ 叶剑英在延安干部纪念“五五”学习节会上作《加紧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政治与军事》的演讲,指出干部在学习马列主义政治的同时,也要学习马列主义的军事。中国革命斗争形式,不仅是政治的、经济的、理论的,而且还有武装的。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的主要形式之一。

  △ 总部致电第129师新编第4旅、10旅、冀南军区、太岳军区、冀鲁豫军区,指出近来日军活动特点是强化交通斗争;强化伪军爪牙作用,腾出日军机动;强化以华制华的治安运动。因此,我们的中心工作是强化游击集团的作用、加强交通斗争、加强日伪军工作,并要深入进行对敌情的研究与提出对策。

  7日 日军发动中条山战役,向山西南部、黄河北岸中条山地区的国民党军大举进攻。

  8日 彭德怀致电肖克等,指出冀热边游击战争正在向前发展,冀东尤为活跃,这不仅对平西、冀中抗日根据地有配合作用,而且对东北人民与义勇军给予很大鼓舞,同时也给了平津及东北日伪以威胁,当会引起日伪严重注意。因此,发展与巩固必须密切联系起来,巩固部队加强其战斗力是主要的,但不应放松党、群众、政权各方面的巩固以及抗日根据地的建立。要足够地估计冀热边环境的困难与战争的长期性,一切应作长期打算,注意积蓄、隐蔽自己的力量,对敌之主要交通线及城市不作过多的威胁,但对敌之“扫荡”与在游击区内修筑铁路、公路,则应顽强的给以打击。对一切动摇的伪军、伪组织应多注意争取。军队的给养要由建立抗日根据地的财政经济制度去求得合理的解决。

  9日 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等发出关于在敌向豫、陕发动进攻中我军军事方针的指示,指出目前的方针是决不被国民党激将法所动,仍按现在姿态巩固各抗日根据地,耐心发展对日军、伪军、汉奸三种工作,按当地情况许可,拔除日伪军某些深入抗日根据地的据点,在接近豫、陕地区,应有相当部队配合友军作战,并极力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

  10日 第129师发出关于反对敌人“囚笼政策”的指示,分析了敌人在冀南一些地区实行“囚笼政策”和“蚕食政策”所采取的办法及其弱点,提出只有以军事斗争为主,配合以政治、经济、文化斗争,积极展开对敌进攻,深入敌人以公路及封锁沟、墙构成的三角地带内,坚决粉碎敌人的“蚕食政策”,才能巩固抗日根据地的基本区。并对如何深入三角地带内活动与斗争,提出了具体要求和办法。

  △ 第129师为配合国民党军在中条山地区对敌作战,命令各部队对同蒲铁路平遥以南、白晋铁路长治以南、平汉铁路石家庄以南等路段实施破击。

  13日 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央西北工作委员会与陕甘宁边区中央局合并成立中共中央西北局,以高岗、王世泰、张邦英、林伯渠、谢觉哉、陈正人、肖劲光为委员,贾拓夫、李卓然为候补委员,高岗为书记。

  △ 晋西北军区第8军分区6团、洪赵纵队和当地游击队于汾阳县裴会镇、郭家庄,分别抗击由汾阳、孝义、介休、平遥出动之敌共1000余人的多路进攻,经激战,共毙伤敌230余人。

  △ 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部队一部于祁县东观、子洪之间设伏,歼灭日军30余人,毁敌汽车5辆。

  14日 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指出:目前国民党非常恐慌,望我援助甚切。我们的基本方针是团结对敌,配合作战,周密考虑情况,给以有计划的配合。主要配合区域应是晋东南与冀南,其他作为次要配合区域。

  16日 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于延安创刊。原《新中华报》和《今日新闻》停刊。

  △ 彭德怀致电八路军各部队,指出晋南日军已占黄河各渡口,中条山各友军除少数部队已南渡外,其余部队正被敌围攻中。敌正在抢渡黄河,卫立煌急望八路军配合作战。为提高与坚定国民党军作战决心,除由第129师及决死队第1纵队各以一部在安阳以南之平汉铁路、洪洞南北之同蒲铁路先行破击外,华北各部队应立即准备于最近期内作较大规模之行动,配合友军作战,并对第120师、晋察冀军区、第129师和冀热察挺进军破击交通线,拔除敌人钉在抗日根据地腹地之据点,准备打击敌之报复“扫荡”等任务,作出具体部署。要求各作战部队统于本月23日前准备完毕,待命行动。

  △ 第115师发出关于保卫夏收的指示,要求收复敌人插入基本根据地的某些据点,彻底解决向八路军攻击之最反动的地方土顽势力。

  △ 易县、满城、徐水、定兴等县4万多民兵和群众,展开大规模破击战。历时1周,共破坏公路100余公里、封锁沟15公里。

  17日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向八路军、新四军发出指示,指出:日军集中兵力于晋南,有向西安、洛阳进攻之布置。国民党甚为恐慌,要求我军配合作战。各部队在此期间,应用各种方法加紧对周围友军的联络工作,表示我军不记往事,共同对敌作战,号召团结起来,抵御日军。同时把我军各地对日作战的捷报告诉友军,以鼓励其抗日情绪。

  18日 聂荣臻向晋察冀军区各部队发出指示,指出:为粉碎敌人的“治安肃正”计划,逼敌困守据点,除积极地采取打击动作争取主动以外,并应派3个营之兵力有计划有组织地对小部敌人(1个小队左右)出犯或掩护筑工、修路、挖沟之部队进行歼灭性打击。如果能不断争取小歼灭战的胜利,这对粉碎敌人“治安肃正”及封锁等阴谋,是有决定意义的。

  19日 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上作《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深刻地批判了主观主义的恶劣作风,号召全党树立理论和实际相统一的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作风。

  △ 彭德怀、左权通知刘伯承、贺龙等:总部炮兵团团部率820余人及学员干部等200余人,山炮10门,骡马160余匹,于本月22日由辽县桐峪镇出发开往延安,请第129师和第120师沿途派部队护送和供给粮食马料。

  △ 聂荣臻等向冀热察挺进军和冀中军区传达总部电示:为提高与坚定国民党之作战决心及兴奋民众,扩大八路军之政治影响,应于最近期内作较大规模之行动,配合友军作战。晋察冀军区(包括冀中军区)担任正太铁路、德石铁路、沧石公路及石家庄以北平汉铁路之破击。根据这一指示,要求各军分区于23日前完成侦察及各项准备工作,待命行动。

  21日 总部致电各部队,指出,为了准备在青纱帐起之后开始大规模交通战,应即注意研究与准备多种多样灵巧的破击方法,以达到不使用大兵力能使交通战广泛长期开展起来,获得不断翻车、断路、断桥的效果。并提出要加强工兵部队破击技术的教育;组织专门的轻便的交通破击队,进行不断的破击;多造地雷,准备在敌交通线上开展大规模的地雷战;注意在政治攻势中造成有利的破击环境。

  22日 总部致电晋察冀军区、第120师和第129师等,通报敌情和国内动态,指出目前必须适当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在平津、平保及太原南北铁路线发展较大的游击战,翻车破路,使敌交通中断,在临汾南北、安阳南北向敌作灵活进击,扩大影响,使国民党安心抗战。并拔除抗日根据地内必要与可能拔除的敌据点,争取伪军反正。如敌南进潼关、洛阳向西安进犯时,应准备较大规模的战役配合。

  △ 晋察冀军区第2军分区4团,于五台县南茹村反击进犯之敌,毙伤敌110余人。

  24日 杨立三在晋冀鲁豫各军分区卫生工作会议上作总结报告,强调要重视军分区的卫生工作,明确规定军分区医院的隶属关系、工作职责、药品和给养服装供应等问题。

  △ 第115师教导第6旅一部,于盐山县旧县以北抗击日伪军“扫荡”,并击溃驰援之敌,共歼敌170余人。

  △ 第129师发出关于强化游击集团的命令,指出敌正对晋冀豫抗日根据地强化“囚笼政策”,举行总力战。对敌斗争的方针是健全与强化游击集团,并依此开展全力斗争,以巩固抗日根据地,发展民众力量,特别是武装力量。要求太行军区以游击集团这一对敌全面、全力斗争的基本形式,使基干部队、游击部队与民兵自卫队3种力量有机结合,开展有力的游击战争,摧毁敌人的“囚笼政策”,并求得收复若干敌伸入之据点,以扩大抗战区,缩小敌占区。同时部署第385旅、386旅和新编第1旅、10旅也按同样要求,分派必要部队和干部,帮助各军分区展开游击集团的进攻。

  25日 中共中央发出《揭破远东慕尼黑的阴谋》的党内指示,指出:日美妥协,牺牲中国,造成反共、反苏局面的东方慕尼黑的新阴谋,正在日美蒋之间酝酿着。日本帝国主义以迫蒋投降为目的的军事进攻现已告一段落,继之而来的必然是诱降活动。日本和军事进攻同时发动了谣言攻势。这些我们都必须揭穿它,反对它。新四军虽被宣布为“叛变”,八路军虽没有领到一颗弹一文饷,然无一刻不与敌军博斗。此次晋南战役,八路军复自动配合国民党军队作战,两周以来在华北各线作全面出击,至今犹在酣战中。共产党领导的武力和民众已成了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我们应发扬八路军、新四军的战绩,反对一切失败主义者和投降主义者。

  △ 第129师新编第4旅袭击郓城县刘集、杜杨庄、索堂敌据点。至27日,歼灭日伪军280余人。

  △ 莫文骅于《八路军军政杂志》第3卷第5期发表《夜间战斗的政治工作》一文,阐述部队夜间袭击、防御、通过敌人封锁线以及退出战斗等方面的政治工作的特点和方法。

  26日 毛泽东、朱德指示袁晓轩面告卫立煌:目前惟有国共团结并实行亲苏外交,坚持抗日到底,才能挽救危亡。美国是靠不住的,日美华妥协阴谋必须拒绝。我们所希望于国民党的只是坚持抗日;民主政治;改善国共关系3点而已。改善国共关系即:解决新四军问题;发给八路军饷弹;停止反共言论与行动。

  27日 第129师命令冀南军区向平汉铁路高邑至内丘段、邢台至沙河段及邯郸以北,分别派出精干游击队,发展游击集团,以打通与路西的交通。

  29日 总部、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抗战4周年纪念的指示》,要求各部队司令部、政治部准备总结4年来八路军在敌后坚持抗战的军事政治工作及各部门的经验教训。决定于“七七”至“八一三”全军动员向日军进行政治总攻势。

  △ 晋西北军区第8军分区洪赵纵队,于汾阳县向阳镇附近抗击日军进攻,歼敌100余人。

  △ 刘伯承、邓小平电示太行军区各军分区:为实行游击集团的全力斗争,各野战旅与各军分区应商定以必要的干部组成巡视指导组,到几个主要地段的县、区深入检查与指导游击集团的组成,教以全力斗争的活动方式,首先把县、区基干队健全起来,其次把自卫队、民兵的打仗与生产结合起来,成为真正有机配合的游击集团。

  △ 日伪军4万余人对冀东地区形成包围,随即对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

  30日 第129师386旅17团护送总部炮兵团去延安途中,于山西省清源县(今清徐县)大凹、圪台头一带遭到日军600余人合击。经激战,歼敌110余人,将敌击退。炮兵团于6月上旬到达绥德。

  31日 朱德、彭德怀电复卫立煌,告其未接到来电前,已通知太岳北八路军各部队对向北回旋的国民党中央军予以各种方便。现第93军、98军已安抵沁源附近,第27军尚未见到,当派部队接引出险。对所嘱协助供给粮食一事,虽然抗日根据地军民处境异常艰苦,当尽力之所及,予以协助。

  △ 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部队一部,于平汉铁路徐水、漕河之间的史各庄附近埋雷设伏,炸翻敌火车1列,毙伤敌40余人,使该路段4天没有通车。

  △ 第129师新编第1旅1团一部,于平汉铁路安阳至汤阴段炸毁铁桥1座,破毁铁路1公里,并攻克敌据点1个,歼敌80余人。

  本月 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关于陕甘宁边区部队生产工作的指示》,指出在生产工作的政治动员中,必须将自给自足的口号与抗战建国、建设新民主主义经济基础的任务联系起来,使生产工作能够遵循党的财政经济政策进行。要求各机关、部队均须在驻地附近立即加紧夏耕工作,积极经营农业生产,多种秋菜,多饲牲畜,保证全年的全部蔬菜、油料及肉食自给。并加强后勤所属各工厂的生产,彻底实行贸易政策等。

  △ 第120师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对时局的指示,讨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建设和提高部队战术等问题。

  △ 后方留守兵团召开第2次作战教育参谋会议,并于30日发出《第2次作战教育参谋会议后关于今后组织与工作开展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