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文献资料 > 八路简史

八路军简史 1941年10月

日期:2010-03-23 15:19:41   浏览量:32

  1941年10月

  1日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军委总政治部发出《关于妥善处理残废军人的指示》,指出对残废军人不论新老,不论干部与战士,均须加以爱护,并提出妥善处理残废军人及年老军人的各项具体办法,决定从各师、纵队、军区一级起至旅、分区、支队一级止,均设立抚恤委员会。

  △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指示,要求各战略区利用日本帝国主义南进、北进扩大战争的准备,利用英美对日的资金封锁、政治压迫所造成的日本国内外更加困难的处境,以及日伪军由此所引起的不安与恐慌心理,扩大对日伪军的宣传。并具体规定了扩大宣传的内容和方法。

  △ 王稼祥、谭政、傅钟致电罗瑞卿,指出,中共中央正在研究根本转变政治教育理论与实际脱离的学风,目前干部教育应以敌我情况与党的政策、时事问题、中国革命的基本知识为中心,转变过去培养空头马列主义者为培养实际革命家。

  2日 山东军政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第115师与山东纵队建立统一指挥的问题,并对军事部署、军区工作以及后勤、通讯、学校等工作作了决定。

  6日 太岳纵队第386旅、决死队第1纵队各一部和地方武装,抗击日军第36师团、41师团、独立混成第16旅团等部及伪军共3万余人对沁源县郭道镇、老君头及沁县以北地区的“铁壁合围扫荡”。至18日,共歼灭日伪军900余人,收复沁源县城,粉碎敌人“扫荡”。

  7日 山东军政委员会发出准备反“扫荡”的指示,要求全区党政军民紧急动员起来,作好反“扫荡”的一切准备工作,开展全面的群众性的游击战争,采取内外线斗争相结合的方针进行反“扫荡”作战。

  9日 毛泽东、朱德等致电彭德怀、左权、罗瑞卿等,指出,敌攻湘北,又犯郑洛,国民党军正在抵抗。要求八路军、新四军各部队应向各重要交通线展开可能的袭击,以配合国民党军作战。

  △ 聂荣臻、唐延杰电示晋察冀军区各部队:根据敌人企图控制产粮区,抢夺粮食和对军区、军分区后方地区不断骚扰等情况,今后各部队应依照过去各项指示,保卫秋收,征集公粮,准备粮食和冬衣。要争取时间和机会,做好应付敌人突然袭击的准备并注意持久性。

  △ 聂荣臻、聂鹤亭、唐延杰指示晋察冀军区各部队,在作战与教育中,须加强防空、防毒的教育和设施。

  △ 冀中军区司令部发出关于动员群众改造地形的指示,要求全区党政军民密切协力,对抗日根据地内所有交通道沟,在便利行军、作战、防空、荫蔽与适合群众行动转移的原则下,重新彻底改造,整旧挖新,以便迎击日军今后更疯狂残酷的“扫荡”,使敌人陷于纵横交错的道沟网中,行动更加困难。

  10日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对冀中第4次政治工作会议的指示》,指出了这次会议在坚持抗日根据地、军事建设、对部队的教育与行动的指导、对敌斗争的办法、对日伪的工作和依靠群众等方面应注意的问题。13日,野战政治部又对这次会议作了补充指示。

  △ 杨尚昆致电彭德怀,提出敌后在军事上似应着重军区与民兵建设,更多地依靠地方武装和人民武装反对敌人残酷的“扫荡”,以便于主力休整和集中打击敌人。还提出财经问题多作长期打算,工业建设应大量分散,工作作风应朴实深入,领导干部要安心工作等意见。

  11日 第129师新编第7旅、冀南军区第5军分区、6军分区部队发起秋季第3次破击战役,对山东省武城以北地区之公路和日伪军据点进行破击。战役至13日结束,共歼灭日伪军450余人,毁敌汽车5辆,收复武城县城。

  12日 中共中央军委就山东部队的领导问题作出指示,提出:第115师师部和山东纵队指挥部靠拢后,最好建立集体办公制度解决军政工作问题;将第115师的两个学校合并为抗日军政大学分校,团结和培养山东军政干部;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及军政委员会,必须有计划地建立和加强各军区、军分区的工作,健全军区各级领导机关,团结培养地方干部,保证一定数量的地方武装;对于反对国民党顽固派的斗争,除正确执行政策外,目前应注意集中力量解决胶东、清河、湖西、鲁中最反动的地方团体,以便巩固已得阵地。

  13日 第115师发出准备反“扫荡”的指示,强调在敌人大“扫荡”时,要广泛开展群众性的游击战,小部队要树立独立自主作战的精神。要求军区、军分区立即划定地方武装及游击小组的作战地域;领导机关应有计划地分散,加强反“扫荡”斗争的领导;主力部队应灵活地袭击敌之翼侧和后方交通线与据点;后方兵工生产及各种机器,应随时分散隐蔽。

  14日 聂荣臻致电晋察冀军区各部队,指出敌此次“扫荡”已基本结束,各军分区应即进行下述工作:各部队依据当前情况集结休整,检讨反“扫荡”中各项经验教训;集中过去分散与寄存人员,以整理组织;集中医治伤病员;迅速解决冬季装备并准备作战;关于地方工作照区党委指示帮助地方党进行。

  15日 彭德怀、左权、罗瑞卿发出《关于提高干部文化教育问题的决定》,指出加强工农干部的文化与自然科学知识教育,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决定各抗日根据地成立一陆军中学性质的学校;对于在职干部必须加强教育,提高能力,部队文化教育的基点应着重于干部的文化以及自然科学常识的教育。要求各级首长和军政机关掀起干部学习热潮,为提高文化知识而努力。

  △ 彭德怀、左权、罗瑞卿致电各部队,指出,敌自湘北败退后,于月初又犯郑州,并企图攻占洛阳,华中战局有扩大可能,各部队应注意侦察敌军动态,立即开始准备,于适当时机破路翻车,截敌交通,以游击姿势配合华中友军作战。并具体划分了各师、军区的破袭地区。

  △ 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太行军区颁发布告,决定从即日起实行全区戒严,严密盘查行人,切实清查户口,彻底肃清汉奸、特务,实行空室清野,以反对敌人“扫荡”。

  16日 晋察冀军区部队结束自8月14日开始在北岳、平西的反“扫荡”作战,共歼灭日伪军5500余人,粉碎了敌之“扫荡”。但抗日军民也付出了重大代价,部队伤亡2000余人,人民群众伤亡4000余人,粮食损失3000余万公斤,房屋被烧毁15万余间,根据地面积缩小4000多平方公里。

  △ 刘伯承作出关于反对敌人大“扫荡”的战术指示,指出作战原则是:基本上采取以正规军的必要兵力和干部,分散注入地方武装和民兵中,以强化全面的游击集团的顽强斗争;正规军进行机动作战,适时分遣集中,在内线与外线上夹敌活动;加强侦察、防谍、佯动和通信联络,以便适时了解敌情,掩护部队行动,进行正确的机动。指示还提出了游击集团和正规军的战斗动作,通信联络,侦察勤务,对空防御,夜间动作等方面的战术要求。

  17日 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关于技术部门技术兵种与技术专家的政治工作的训令》,指出,由于政治机关与政工人员缺乏科学知识,对于专门技术不甚了解,发生了一些极应纠正的现象。为此,训令提出要对技术部门、技术兵种的政工人员进行教育,说明技术的重要性;政治工作必须保证技术工作,但不懂技术或懂而不多的政工人员,绝对无权干涉和妨碍技术;要注意技术部门与技术兵种的特殊需要,保证其特殊需要的供给;要不惜重金,多方聘请专门人才,并以适合于他们的教育方式来教育他们等8项措施。

  19日 陈光、罗荣桓、陈士榘致电黎玉等,指出:在敌大肆“扫荡”下,应灵活执行原定部署,力求打通和巩固冀鲁边与清河区之联络。第115师教导第6旅应向山东省无棣县东北、沾化县以北,山东纵队第3旅应以一部向沾化东北挺进,确实控制无棣、沾化以北及东南地区,掩护开展工作与发动群众性游击战争。教导第6旅在山东省阳信县以东、惠民县以南之钳制部队,应积极活动,以策应该旅第16团及第3旅主力动作。

  22日 第129师新编第4旅一部,袭击南(宫)巨(鹿)公路上之南便村、宋家庄敌据点。战至23日,攻克该两据点并击退增援之敌,共歼灭日伪军160余人,毁敌坦克、汽车各1辆。

  23日 毛泽东、朱德、王稼祥等电示彭德怀、左权等:中央军委拟号召敌后各抗日根据地,普遍设立炸弹制造厂制造炸弹,作为武装敌后民众的主要武器。

  △ 中共中央军委电示第120师:在关向应离开部队期间,由贺龙代理第120师军政委员会书记。

  △ 第129师召开太行军区所属各旅、各军分区领导干部会议,部署反“扫荡”作战。

  △ 第115师教导第3旅一部,袭击金乡县羊山集敌据点,歼灭伪军300余人。

  26日 东方各民族反法西斯代表大会在延安开幕。27日,朱德在会上作《建立东方各民族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报告。30日,毛泽东出席大会并讲话,指出大会的主要目的就是促进各民族团结,共同打倒法西斯。大会于31日闭幕。

  31日 日军第36师团和独立混成第4旅团各一部共7000余人,采用“捕捉奇袭”战术,开始对太行抗日根据地黎城、辽县、涉县地区进行“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