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文献资料 > 八路简史

八路军简史 1942年2月

日期:2010-03-23 15:23:30   浏览量:31

  1942年2月

  1日 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作《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提出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 朱德、彭德怀、罗瑞卿等电告刘伯承、邓小平、蔡树藩等:抗日军政大学总校今后的基本任务是为第129师及决死队第1纵队培养干部。总部即归第129师首长统率。总校与其他各分校的关系仍照中央军委规定不变,各分校受各战略区最高指挥机关直接领导。总校应注意向各分校介绍教学经验及可能解决的教材和干部。3月20日,彭德怀、左权发出命令,决定抗大总校与六分校合并,六分校名义取消,总校组织机构与负责人员不变,仍设晋东南。抗大总校归还总部,由野战政治部直接指挥与领导。

  2日 野战政治部就决死队第1纵队对日伪军的工作作出指示,指出:1942年对日伪军的工作,要正确估计敌我力量,对敌开展大规模的政治攻势;巩固地打下地方工作的基础;注意调查研究;加强按期的检查、督促,进一步做好对敌工作。

  △ 聂荣臻发布晋察冀军区整编命令,决定冀热察挺进军番号取消,平西、平北、冀东地区依次划为第11军分区、12军分区、13军分区,均属军区指挥。北岳区部队划分为主力军与地方军,主力军以大团、小团组成,地方军以地方区队、县基干游击队、区游击队组成。并颁布了大团、小团和地方区队的番号和编制。

  △ 日军第36师团第部及伪军共1.2万余人分别出动,奔袭驻辽县桐峪和武乡县洪水、王家峪的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第129师和太行军区部队随即开始反“扫荡”作战。

  △ 日军第41师团等部及伪军共7000余人分别出动,奔袭驻安泽县唐城、沁源县郭道地区的太岳军区领导机关。太岳军区部队随即开始反“扫荡”作战。

  3日 彭德怀、左权、罗瑞卿致电山东纵队并山东分局、第115师,指出: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国民政府对日宣战后,国民党军队抗日情绪提高,东北军抗日情绪及其坚决性亦已提高。在目前有利形势下,对国民党军队应以疏通团结为主。在山东方面应以各种方法扩展对东北军及其他抗日部队之统战工作。在敌“扫荡”东北军及其他部队时,应以有力一部采取灵活与分散的游击活动,配合友军作战。必须提高警惕,严防敌人“扫荡”。

  △ 日军独立混成第3旅团、16旅团及伪军共1万余人,分路进犯晋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兴县、保德地区。晋西北军区部队随即开始反“扫荡”作战。

  5日 晋察冀军区发出训令,要求各部队减少非战斗人员和马匹。

  △ 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部队在反“扫荡”中,于武乡县苗度附近击落日军飞机1架。

  7日 彭德怀、左权致电聂荣臻、唐延杰,指出此次“扫荡”太行、太岳之敌可能拖延相当长的时间,晋察冀军区应立即组织数支小部队(以营或连为单位),加强指挥,配属工兵,积极向正太铁路沿线特别是西段破击,袭击敌据点,配合太行区反“扫荡”作战。

  △ 彭德怀、左权致电刘伯承、邓小平,对第129师385旅、386旅、新编第1旅和太行、太岳军区部队的反“扫荡”作战作出具体部署。

  △ 聂荣臻、唐延杰发出《关于组织春耕战斗和实行战斗的春耕的训令》,要求晋察冀军区各部队在春耕开始前立即进行公粮之搬运;提早进行春耕,不担任勤务的部队均须参加春耕;配合群众将农具、种籽和畜力在用前用后妥为埋藏隐蔽;很好的组织与掩护群众进行春耕等。

  △ 刘伯承、邓小平向太行、太岳军区各军分区部队发出指示,要求深入敌占区袭击日伪军,以配合抗日根据地腹地的反“扫荡”。

  8日 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上作《反对党八股》的报告。

  9日 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司令员郭国言,在武乡县大有镇反“扫荡”作战中牺牲。

  11日 中共中央军委、军委总政治部发出关于军队干部教育的指示,在总结过去干部教育的基础上,确定了干部教育的方针。同时分别发出关于军事教育、政治教育、文化教育的指示。25日又发出关于各种干部业务教育的指示。

  △ 彭德怀、左权、罗瑞卿致电各部队,针对敌人对各抗日根据地“扫荡”的军事的政治的新方针与新方法,提出在作战指导上,应以破坏敌人之长期“扫荡”与分散“清剿”为目的,当敌主力进攻时,我主力部队应向敌之后方重要交通线积极活动,破路翻车,袭击敌据点,消灭伪组织,破坏伪金融,截击敌之运动部队,断绝交通;以有力部队向敌之临时补给线活动,打击其运输队,中断其后方供给;以一部配合地方部队及人民武装,向敌人腹地开展大规模游击战争,给敌不断消耗与损失,使敌不能分路“清剿”;在有利条件下,不放弃集结较大兵力消灭敌之一股或一路;党政军民各个组织均应抽派大批干部,协同武委会领导民兵自卫队等坚持各个村镇、地区之游击战争,打击敌之“清剿”部队,直接保卫民众。

  △ 彭德怀致电刘伯承,指出:进犯辽县桐峪至黎城西井东西地区之敌,主要企图为摧毁我中心区之物资。我军应适当分散于清漳河西岸及桐西、左温等地的大山断壁,以阻击、伏击敌人,特别是截击敌之分散搜索队,求得给敌以杀伤,破坏敌转入清漳河以东的“清剿”计划。并对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第386旅772团、第385旅14团、新编第1旅2团、总部特务团的反“扫荡”作战,作出具体部署。

  12日 第129师新编第10旅旅长兼太行军区第6军分区司令员范子侠,在沙河县高庄反“扫荡”作战中牺牲。

  15日 第129师385旅14团一部在反“扫荡”中,于黎城县源庄袭击日军,毙伤敌120余人。

  △ 第129师新编第1旅2团一部在反“扫荡”中,于黎城县洪井伏击日军,毙伤敌100余人。

  16日 第115师颁布军区、军分区及地方武装编制表,命令各军区遵照执行。23日,又颁发第115师师直前梯队及后方勤务部编制表,命令执行。

  △ 晋西北军区第2军分区部队在反“扫荡”中,收复山西省保德县城。

  17日 晋察冀军区第13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于遵化县野瓠山战斗中牺牲。

  △ 晋西北军区第8军分区副司令员刘德明在反“扫荡”作战中牺牲。

  18日 中共中央军委颁布《八路军、新四军供给工作条例》,对各级供给机关的组织与工作任务、供给制度、供给干部的培养、供给机关的隶属系统以及与各部门的关系等,作出具体规定。同日,中央军委颁布〈八路军、新四军兵站工作条例〉,对兵站的任务、设置原则、编制、职责和兵站各种工作等,作出具体规定。

  19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新的反“扫荡”作战之政治工作保证的指示〉,指出,日军此次“扫荡”太行、太岳、晋西北等地区的特点,是用相当优势的兵力,伸到抗日根据地的核心地区,构筑据点和补给线,企图长期驻扎,分区“清剿”,烧杀抢掠,彻底毁灭我军的一切生存条件。为粉碎日军“扫荡”,各级政治机关应进行充分的政治动员和思想准备;加强战时政治工作,保证每一战斗任务的完成;动员全体人员做日伪军的工作;派遣干部帮助民兵工作,展开群众性的游击战争;加强居民工作,协助民众空舍清野,坚定人民斗争信心。

  △ 太岳军区第38团一部在反“扫荡”中,于安泽县店上村设伏,毙伤敌200余人。

  22日 第129师386旅16团在反“扫荡”中,于长子县关爷岭毙伤敌200余人。

  23日 山东纵队政治部发出指示,要求各部队检查和紧缩连队政治工作的各种组织,提高工作质量,并定期培训连队政工干部。

  25日 中共中央北方局、华北军委分会致电第129师及中共太行、太岳区委员会等,指出自敌人向华北各抗日根据地“清剿”、“扫荡”以来,华北正处在严重时期,要在干部中克服轻敌、侥幸等心理,充分认识敌人“扫荡”的特点及其残酷性,做好足够的准备。并提出了在反“扫荡”斗争中必须立即进行的几项具体工作,强调目前的工作中心是,密切军队与地方党的联系,用一切方法团结群众,减少群众的损害,增加敌人的困难,粉碎敌之“扫荡”。

  △ 中共中央北方局、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在敌“扫荡”中军队与地方工作的指示,指出,在敌进行严重“扫荡”的情况下,保卫群众利益,团结群众与依靠群众,增进军民间之血肉一般的团结,成为粉碎敌人“扫荡”的主要保证之一。要求军队应对居民进行宣传工作和战斗动员;对被敌摧残地区之群众进行慰问和宣传;协助地方党、政府、群众团体做好备战工作,解决工作困难;军队被迫转移时,向群众宣传解释并掩护群众撤走;每个连均须组织纪律检查队,保证部队纪律的执行。要求地方应协助军队进行战时各种工作;自动帮助军队解决各种困难;维护党军的威信;关心与爱护军队的伤病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