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文献资料 > 八路简史

八路军简史 1942年5月

日期:2010-03-23 15:34:31   浏览量:59

  1942年5月

  1日 日伪军5万余人,开始对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残酷的大“扫荡”(亦称“五一大扫荡”)。

  △ 冀中军区第7军分区22团一部和民兵,于本日至28日的反敌大“扫荡”中,在河北省无极县赵户村,利用地道打退敌人4次大的进攻,共毙伤日伪军340余人。

  2日 山东军政委员会作出《建设山东军区的决定》。

  3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在晋西北成立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及中共晋西北区委员会。晋绥分局以关向应、林枫、贺龙、周士第、甘泗淇、王达成、龚逢春、赵林、吴亮平为委员,关向应为书记,林枫为副书记。关向应在病假期间由林枫代理书记。晋绥分局管理中共晋西北区委员会、晋西南工委、绥察工委3个地区党的工作。中共晋西北区委员会以龚子荣为书记。晋西北军政委员会及中共晋西区委员会撤销。

  △ 后方留守兵团政治部对驻延安以外部队发出学习整风文件的指示,规定自6月1日至9月1日为学习文件时间,文件学习结束后进行工作检查。

  4日 中共中央北方局、华北军委分会发出关于反对敌人“蚕食”政策的指示,指出反“蚕食”斗争是目前华北全党、全军的一个最紧急的任务。反“蚕食”的基本方针应是以武装斗争为中心,发挥党、政、军、民的整体力量,把政治斗争与军事斗争、隐蔽斗争与公开斗争有机地结合起来,展开全面的对敌斗争,彻底粉碎敌人的“蚕食”政策。要求正规军必须用1/3或1/2的部队,以营、连为单位,分散到边缘区,与党政机关密切配合,开展游击活动,并充分发挥武装工作队的作用,针对敌人“蚕食”的每一步骤,给以及时、有效的打击。

  △ 彭德怀发出关于冀南军区向敌破袭,参加冀中军区反“扫荡”作战部署的指示,要求冀南军区以主力军一部配合当地部队对衡(水)冀(县)公路、衡(水)交(河)公路展开破袭;组织两个强有力的支队,分布于德石铁路衡水至德县磨头段、德县龙华至德州段,找敌薄弱据点袭击,并布设地雷,相机炸车毁路。

  △ 总部举行纪念五四运动暨第4届中国青年节大会。八路军全体青年致书日军青年,渴望彼此携起手来,共同奋斗,结束侵略战争。

  6日 清河军区部队一部,夜袭沾化县下敌据点,歼灭日伪军150余人。

  7日 中共冀中区委员会、冀中军区发出《敌“扫荡”冀中与我之对策》的指示,指出,目前反“扫荡”总的方针,在于发动全民武装自卫,展开广泛的全面的游击战争,进行全面的坚持。要求主力部队除留一部分坚持外,应迅速先机跳出外线,伸向反“扫荡”作战重点及敌后空隙,积极向敌主要点线进行袭扰。在内线分散活动的主力部队与地方部队,中心任务是带领民兵和群众武装,积极开展游击战,打击敌之捕捉烧杀,抢救群众和资财,配合地方坚持工作。

  △ 第129师致电冀南军区,指出敌人目前不惜采用一切手段企图消灭我有生力量,我们必须严重警惕。要求必须提高部队与地方斗争信心及勇气;必须争取时间、空间以全力斗争及广泛的游击战争消耗敌人力量,保持我之有生力量;在军事上以最大决心紧缩统率机构,部队集结与分散应灵活运用,立即组成武装工作队向敌占区、接敌区发展,野战军则应组织短小精干部队向敌空虚据点积极活动。

  8日 山东分局发出《关于执行中央整顿三风指示的决定》。规定从5月10日至10月10日为研究和讨论中共中央宣传部所规定的整风文件阶段,把握文件的精神和实质;10月10日后,即开始检查工作,鉴定党员。要求各级领导干部,以身作则,积极参加,并起领导作用和模范作用。

  9日 野战政治部发出关于整顿三风的补充指示,要求全军在“五一”至“五七”整顿三风运动周中,进行深入动员,掀起整顿三风和干部学习的热潮。以3个月的时间(“五一”至“八一”)阅读与讨论中宣部规定的22个文件,务求领会文件精神。

  10日 冀中军区警备旅第1团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深县护驾池一带抗击日伪军围攻,激战竟日,毙伤敌300余人。

  上旬 第115师召开连队军事工作会议,对连队工作制度、规则、战术思想和操场动作等作出统一规定。

  12日 第115师致电所属各军区、各主力旅,根据山东敌友我三角斗争形势,提出坚持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不放过有利条件下的运动作战;把对日伪的政治攻势放到第一等任务;彻底实行精兵主义;动员全军配合地方党政民工作等作战方针和任务。

  △ 第129师发出关于准备反“扫荡”的命令,指出,敌人的“扫荡”可能在最近几天全面展开,目标先是太岳军区。各部队应抓紧做好反“扫荡”准备。

  13日 中共中央军委发出指示,指出,为统一晋西北与陕甘宁两个区域的军事指挥、作战行动与建军工作,决定在延安设立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以贺龙为司令员,关向应为政治委员,徐向前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林枫为副政治委员,直辖第120师、后方留守兵团、晋西北新军、第359旅、陕甘宁边区保安部队和炮兵团等部。6月10日联防军司令部在延安成立。同日,中共中央军委授予该司令部以统一陕甘宁和晋绥两个区域的军事指挥和军事建设、财政建设以及处理党政军民关系3项职权。9月15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将联防军司令部与后方留守兵团司令部合并,但留守处及留守兵团司令部名义保留,联防军司令部名义对外免用。司令部、政治部、卫生部等均一律采用留守兵团司令部、政治部、卫生部等名义。任命贺龙为司令部,关向应为政治委员,徐向前、肖劲光为副司令员,高岗为副政治委员(在关向应病假期间代理政治委员),张经武为参谋长,方强为留守兵团政治部主任。任命林枫为第120师及晋西北军区政治委员。

  △ 陆定一于《解放日报》发表《为什么整顿三风是党的思想革命》一文,指出,思想革命的意义在于肃清过去曾经统治过党的,现在还残存在党内的一种错误的思想方法和实践方法,改造党员思想;以马列主义和党21年来的优良传统为武器,去战胜不正的三风。

  △ 冀中军区第7军分区部队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无极县小吕、王村伏击日军骑兵,毙伤敌140余人。

  14日 冀中军区第10军分区部队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任丘县边家铺附近阻击进犯之日军,毙伤敌200余人。

  △ 晋西北军区第358旅、工卫旅等部,开始阻击日伪军700余人沿岚(县)兴(县)公路对驻兴县城之晋西北军政领导机关的奔袭。18日至20日,将奔袭兴县城扑空而回撤之敌围歼于兴县田家会地区。此次战斗共歼敌500余人,缴获炮1门和一批枪支。

  △ 第129师386旅和太岳军区部队一部,于沁水县东西峪、浮山县玉帛村等地抗击日伪军7000余人对太岳南部抗日根据地的“扫荡”。至28日,反“扫荡”作战胜利结束,共毙伤敌150余人。

  16日 朱德在延安日本工农学校举行建校1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讲话,勉励全校学员努力学习,除学习革命理论外,更需要学习革命工作的实际经验。

  17日 朱德、彭德怀致电冀中军区,对冀中抗日根据地全体军民,顽强抗击日军残酷“扫荡”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给予嘉勉。并号召继续坚持斗争,渡过难关,争取反“扫荡”的胜利。

  △ 第129师致电冀南军区,指出,冀南目前形势非常严重,且最近的将来会更加艰苦与困难。要求必须进一步依靠群众,把兵力分布到敌占区、接敌区,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以分散敌人力量,改变现状,打破敌人“蚕食”政策。避免我有生力量被聚歼的危险。

  △ 第129师政治部、中共晋冀鲁豫区委员会发出关于反对敌人“蚕食”政策的补充指示,指出,粉碎敌人“蚕食”政策的关键是开展群众运动,执行中共中央土地政策的指示,领导群众斗争,使群众走上坚决抗日的道路。

  18日 总部向晋察冀军区发出关于冀中反“扫荡”部署的指示,指出,敌人此次“扫荡”的企图是彻底摧毁冀中区。为此,冀中军区应抽出正规部队3个团及部分地方部队转至山地,加强山区作战,争取扩大山区抗日根据地。某些地区的地方斗争方式须准备和采用两面政策,对不能立足的地方干部应尽可能随军转移,避免过多的牺牲;武装斗争亦应采取公开的游击斗争;以秘密的小型的活动,并与镇压汉奸等斗争相结合,达到在改变斗争方式后仍能掌握政权,掩护下层组织,以便将来易于恢复。冀中的反“扫荡”是相当长期的,最严重的是在最后阶段之反“清乡”斗争中,巩固群众与军队的政治情绪,避免过大过早的疲劳与牺牲,准备随时打击日伪军的“清剿”,这是全战役的重心。

  19日 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部队一部,于满城县步乐、苍里阻击进犯之日军,毙伤敌200余人。

  △ 第129师385旅、新编第1旅、太行军区部队一部和总部直属部队,抗击日伪军共2.5万余人对太行抗日根据地的夏季“扫荡”。

  20日 中共中央北方局、华北军委分会致电冀中军区,指出,冀中的反“扫荡”斗争是空前艰苦与严重的。但不是孤立的,而是紧密联系着华北战局。号召冀中全体军民团结在冀中党及八路军周围,发挥最大的顽强性与坚韧性,在华北各地区的配合下,争取粉碎敌人大“扫荡”的全部胜利。

  △ 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2军分区、3军分区、4军分区、11军分区部队为配合冀中反“扫荡”,对平汉铁路及其西侧地区进行全面破袭。至27日,共歼灭日伪军及伪组织人员1600余人,毁敌碉堡39外、火车2列、汽车11辆、铁路15公里、公路16公里。

  22日 晋西北军区为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军委、中共中央北方局、华北军委分会关于反“蚕食”斗争的指示,作出8条具体规定。

  △ 第129师对太行军区各军分区发出反“扫荡”指示,指出,敌正开始对我太行区实施大“扫荡”,各部应即分若干小部队接敌侦察;派得力干部带小部队深入县、区、村;基干团加强便衣活动,乘机进行机动;各领导机关力求短小精干。

  23日 晋察冀军区发出实行新编制的命令,指出,为了执行中共中央军委关于精兵政策的指示,军区决定实行新的编制,其基本精神是明确划分主力与地方军及其相互关系,紧缩机关充实战斗部队,大量减少马匹,使部队短小精干。根据当前战斗环境与物质基础,进一步的正规化和加速提高作战能力,以积蓄与准备反攻力量。

  △ 冀中军区第6军分区警备第1团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深县李家角与围攻之敌激战数日,毙伤日伪军400余人。

  24日 宋任穷致电冀南军区,指出,为适应当前的冀南环境,部队应分遣成以连(为主)营(为辅)为单位进行游击活动。为加速开展工作,要尽快进行整编。

  25日 第129师385旅一部和总部警卫部队在反敌夏季“扫荡”中,于辽县麻田镇附近抗击对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合围之敌,毙伤日军300余人。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于十字岭指挥部队突围作战时壮烈殉国。

  26日 总部在武乡县砖壁村举行追悼左权大会,彭德怀、罗瑞卿出席。

  △ 第115师发出侦察指令,指出,目前我军情报工作最紧迫的中心任务,是沟通鲁南各地区情报网的组织。巩固和恢复原有基础,开辟和发展新的组织,为目前主要的工作方针。

  27日 日军制造“北疃村惨案”。“扫荡”定县北疃村之日军1000余人,向该村地道施放大量毒气,群众800余人惨死在地道中。

  28日 陆定一于《解放日报》发表《什么叫做“从实际出发”》一文,指出,认识问题、解决问题归根结底有两种方法:从实际出发,或是从主观感情出发。在实际进行中,从形式上讲,还表现为从理论出发和从经验出发。但是理论和经验在运用中仍离不开实际,唯一正确可靠的是从实际出发。

  30日 彭德怀致电刘伯承等,指出,此次反“扫荡”是长期的严重的,在反“扫荡”中应继续进行战争动员,发动各地党组织、政府、群众团体协助部队粉碎敌人“扫荡”。各级领导要立即采取有效办法,做到党政民一体。

  △ 冀中军区第7军分区17团、警备旅及地方武装各一部在反敌大“扫荡”中,于深泽县北白庄利用地道抗击日伪军1000余人的围攻,激战竟日,毙伤敌200余人。

  △ 晋西北军区发出《反敌“蚕食”政策军事指示的训令》。要求动员全区军民,以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力量来防卫和反击敌人的“蚕食”。

  △ 第129师385旅769团一部和民兵在反敌夏季“扫荡”中,于辽县苏亭设伏,毙伤日军140余人。

  △ 后方留守兵团成立陕甘宁边区留守部队学习委员会,肖劲光为主任,方强为副主任。

  31日 第129师新编第1旅一部在反敌夏季“扫荡”中,奇袭敌长治飞机场和附近南垂、老顶山之据点,毙敌100余人,毁敌飞机3架、汽车14辆、油库2座。

  本月 晋察冀军区部队整编先后完成,共编成主力团35个,地区队31个。同时整顿和充实了县、区基干游击队。

  △ 晋察冀军区发出关于地道斗争之经验介绍,概述了冀中开展地道斗争的背景、地道的作用、地道的构筑和地道斗争中应注意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