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文博动态

光明网:博物馆为何门庭冷落?

日期:2013-02-02 11:49:17   浏览量:163

  每年100个,平均3天多就增加1个——这是中国博物馆的建设速度。然而高速度并未换来高质量,大量“速成”的博物馆生存堪忧,“建馆容易守馆难”已成为中国博物馆亟待破解的难题——

  核心提示

  ■求量不求质,许多博物馆热闹后依旧回归门庭冷落

  ■博物馆不是产品说明书,要让展品活起来、动起来

  ■光靠财政“输血”只能解决生存问题,只有形成“造血”功能,才能长久发展

  量与质:建得起更要养得起

  中国博物馆协会日前公布的2012年国家一级博物馆运行评估结果显示,参加评估的84家一级博物馆中有61家“合格”,而包括北京天文馆、抗美援朝纪念馆等在内的6家博物馆连续两年被评为“基本合格”,或将成为首批被降级的博物馆。这不禁让人困惑,如果将评估范围扩大到全国3000多家博物馆,又会有多少名不符实呢?

制图:邱

制图:邱

  近年来,我国博物馆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从本世纪初的1397家跃至目前的3589家,并且仍以每年100个左右的速度增长,平均每3天多就有一个博物馆诞生。中国平均每40万人拥有1个博物馆,按此增长速度,预计到2020年,将发展到每25万人拥有1个博物馆。

  然而,在各地博物馆快速上马的背后,有量无质的“中国式博物馆建设”的隐忧正日趋凸显。有媒体报道,筹备17年建成的山西晋城博物馆由于安全设施不达标,建成后两年多时间处于闭馆状态,只在外面办一些流动展览;西安半坡博物馆未安装空调设备,由于经费不足,处于“可以配备起空调,却养不起空调”的状态,游客日渐稀少;而由于给不了编制、工资低等因素招揽不到专业人才的博物馆更是比比皆是。

  “各地、各行业都在投入巨资新建、扩建和改建博物馆,但是我国博物馆建设中存在诸多令人忧虑的问题,这些问题不仅影响我国博物馆的建设质量,而且从长远来看,将严重影响我国博物馆的可持续发展和经营效益。”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主任陆建松对记者表示。

  在陆建松看来,我国博物馆普遍缺乏社会参与和公众认可,利用率不高,社会影响力不大。“尽管2008年我国博物馆向社会免费开放后,博物馆公众教育和开放服务水平有了显著进步,观众人数大幅增加。但是一个严峻的现实是,许多观众来了一次不愿再来第二次,很多博物馆在热闹一阵以后依旧回归门庭冷落。”陆建松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除了展览水准不高、常年不变外,关键是博物馆普遍不重视以馆为中心的教育活动,没能与外界形成良好的互动。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就曾表示,目前中国各地博物馆建设高潮迭起,极大改善了博物馆的基础设施条件。但是在博物馆热潮中,存在着重数量增长、轻质量提升的倾向,包括重建设速度、轻功能保障,重新奇造型、轻地方特色,重硬件投入、轻管理支撑等方面的问题,严重影响了博物馆社会作用的有效发挥。

  一些博物馆“买得起马却备不起鞍”的景象也给当地政府提了醒:投资巨大的文化建设不是简单的硬件建设、面子工程,要想让博物馆真正成为公众“精神休憩地”,还应在博物馆的文化普及和提高上多做文章。“博物馆不是政绩工程,地方政府要纠正文化发展是配搭的政绩思维,切实想办法满足群众的文化消费需求,让文化设施真正实现对民众的‘反哺’,而不能当作软任务,只管建,不管用。”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张凌云指出。

  静与动:让“躺”着的历史“站”起来

  围着或方或圆的玻璃柜,观众随人流匆匆转一圈,依次将陈设的展品看过去,是什么、叫什么、有什么用途,过目即忘,草草结束——沉默、静止、晦涩,博物馆给人留下的印象和体验多年一成不变。

  “近年来,随着新建和改扩建的博物馆兴起,有不少风格各异的‘明星博物馆’让人眼前一亮,成为含金量极高的文化旅游资源。但是,更多的博物馆依然没有走出陈列单一、内容枯燥的老路,进去参观的人不少,但真正感到有趣、有益、有乐的观赏并不多。”张凌云指出。

  走进一座博物馆,就像走进一段凝固历史。但是如何让“躺着的”历史“站”起来,活起来,却是社会需求对新时代博物馆提出的新课题。

  虽然不是京城经典旅游景点,但中国科技馆的确已经成为许多外地父母带孩子游玩的必到之地,原因就是这里的展示处处以互动或游戏的方式呈现,让孩子们兴致盎然。

  “博物馆不是产品说明书,要下工夫让博物馆的展品静的动起来,死的活起来,暗的亮起来,通过声光电等现代高科技手段变单一的平面展示为动态的立体展现,让观众有如身临其境的感觉,情不自禁想进入其中。”张凌云表示,博物馆应努力提升展览水准,把更多的观众吸引到博物馆中,让他们爱逛乃至爱上博物馆。

  到过西柏坡纪念馆的人会记得,观众抬头瞻仰半景雕塑画时,讲解员会不失时机地按照新中国缔造者们当时站位的顺序,一一介绍他们的姓名和当时的职务,于是,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

  对博物馆展品的介绍,是单调反复的陈述,还是说故事般生动讲解,效果大相径庭。“每个展品背后都有一段传奇历史,观众在博物馆走马观花并非对历史不感兴趣,关键要用通俗、生动的讲解方式让游客着迷,客观上也会激发观众对历史的兴趣,提升其文化素质。”张凌云指出,博物馆的传统展示和讲解要积极转型,形成自身的特色留住观众的脚步。

  国际先进的博物馆经营理念认为,展览固然是博物馆教育的主要手段,但常设展览即便再优秀,观众也会有看厌的一天。围绕展览和藏品大力开展丰富多彩的教育活动来吸引观众,才能保持博物馆旺盛的生命力。“我国博物馆往往以为开放展览就万事大吉了,偶尔开展的教育活动,也表现出形式雷同,未能贴近群众等弊病,活动效果差强人意。”陆建松认为,中国博物馆必须改变“重展”不“重教”的落后局面,形成与学校、社区长效性、规模化的教育联动机制,充分发挥“第二课堂”的功用。

  “鱼”与“渔”:变“输血”为“造血”

  2008年以来,我国1800多座国有博物馆和200多座私人博物馆相继免费开放,博物馆参观人数较免费之前有了成倍的增长,国家为此投入的专项资金已超过80亿元。激烈的同业竞争也让博物馆纷纷创新自身风格特色,以期将展品原始状态及其承载的文化现象高水平地呈现出来。

  不过,博物馆可是个“不断花钱的事情”,光靠固定的财政补贴的“输血”只能解决博物馆基本生存问题,远不能满足其发展的需要。如何增强自身接待能力、改进服务手段,形成强大的“造血”功能,关乎博物馆生存与发展。

  对于很多国外参观者来说,带几件纪念品离开博物馆,早已成了人们的一个消费习惯。而相关调研结果显示,我国70%以上的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年均销售额不足500万元,与国外博物馆动辄数千万美元的“商店收入”相比,国内博物馆文化产品的开发经营还处于弱势。

  “不要小看这些依托博物馆藏品和展览设计制作的各种材质的文化创意产品和民族手工艺品,不仅能使博物馆的历史文化得以延伸,还能创造巨大的收益。以故宫为例,每年2000万游客,即便每人只花10元钱购买纪念品,就是两个亿的收入。”张凌云此言不虚,事实上,国外的博物馆也都通过文化产品开发来突破经费匮乏的“瓶颈”,一些知名的世界级博物馆文化产品销售年收入均为数亿美元。

  相比之下,我国博物馆的文化产品显得差强人意。“一是博物馆大部分停留在制作明信片、徽章或图书、音像制品等的阶段,自主设计的具有实用性、艺术性的文化产品较少;二是一些博物馆销售的文物商品很多都是从市场上批发过来的,高度雷同、质次价高。”张凌云分析指出。

  博物馆创新不足也与其背后人才匮乏、人才流失严重问题密切相关。“博士毕业生月工资仅有3000多元人民币,而讲解员的月薪还不足2000元,如此低的收入如何让他们在北京生活?”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刘超英曾在不久前表示,人员专业化技能偏低是北京各大博物馆普遍存在的现象。与硬件设施相比,博物馆的人才队伍建设严重滞后,专业人才的匮乏,成为博物馆质量提升的软肋。

  “要建立科学的博物馆经营绩效评估考核体系。一方面引导和鼓励博物馆在公众教育和开放服务方面达到公认的专业标准,另一方面也为政府对博物馆进行考核和激励提供依据,接受公众和舆论监督。”在陆建松看来,这样的制度设计可以促使博物馆变压力为动力,变不作为为有作为,推动博物馆不断提高教育和服务水平。